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全文阅读(移花醉影)最新章节更新_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

作    者:移花醉影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6:15    最新章节:636大结局(完结)

—————————————————————————————————————

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全文阅读: 双洁双强,宠文爽文,冷血BOSSx小白花女主,无脑文+时空错恋】 京都人人都知道傅氏集团的掌门人貌美妖孽,权势滔天,却不近女色。 直到某日,傅七爷宣布某丑女是他的人。 众人纷纷摇头:傅七爷为了那个人,真是折腰,那个人哪里配得上傅七爷! 直到苏纨纨真实容貌+身份——曝光—— “傅七爷真有眼光,小女友不仅是个隐藏美人,还是个隐藏大佬啊。” “就我觉得傅七爷配不上她吗?” 傅寒渊:“……” 危险的眸子眯了眯,画风突变,直接把人抵到墙角:“宝贝儿,还逃吗?” 苏纨纨含笑搂着他,顺口撒娇:“宝宝,我是你的了,身心都是。” 心底却腹诽:还不是为了摆脱垃圾系统! 别人的系统是各种奖励各种爽, 她的系统却是要命。 不想爱男主? 想都别想,要你命! ...... 从此,苏纨纨一直被迫走在摆脱系统的路上! 这个狗屁系统为何要赖上我? 直到回到瀚州,一切才揭晓—— 所有的命中注定都是事出有因!

—————————————————————————————————————

大佬你马甲又被拆了最新章节试读:

    当傅寒渊牵着苏纨纨的手从卧室出来,上官瑾大惊失色。

    “阿姨,我有话和你说。”傅寒渊看着上官瑾。

    上官瑾心情复杂地看了眼苏纨纨,然后点了点头。

    两人去了书房,半个小时候,上官瑾高兴地出了书房,招呼上官睿,“快,睿儿,你是医生,赶紧替你妹妹开点安胎养胎的药,再叫人去准备些好的食材。”

    上官睿“啊”了一声后,反应过来,“妈,你意思是我有外甥了?”

    “对啊对啊,我要当外婆喽。”上官瑾一脸喜不自胜,当年的事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她已经对舒墨燃没有感情了,所以,她不想追究过去,她只想自己的女儿幸福。

    ......

    苏纨纨与傅寒渊的婚礼定在了次月。

    皇家的婚礼仪式十分的隆重与复杂,傅寒渊怕苏纨纨累着,让准备婚礼的官员一简再简,直简到没法再精简。

    礼仪虽然精简了,但其豪华度却有增无减。

    国主很喜欢这个孙子,尤其是这个孙子还在外面流浪了二十多年,加上对自己亲儿子傅其盛有愧,心里倍加爱他,所以,傅寒渊的婚礼是这些年来皇家最盛大最隆重的婚礼。

    舒墨燃得知苏纨纨是自己的亲骨肉,心里高兴得不行,难怪,那孩子他一见之下便那么喜欢。

    只是,他又觉得那件事有愧于慕容凝。

    他把自己当年喝醉酒的事一说,慕容凝倒也没有怪他,想当年,上官瑾爱舒墨燃简直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她对舒墨燃做出那样的事也不难理解。

    舒盈尤其高兴,一方是亲哥哥,另一方是亲姐姐,她实在太幸福啦。

    再加上,哥哥和妈妈的关系突然和好了,一家人和和乐乐,再高兴不过了。

    婚礼那天,举国上下降了半旗,未来国主的婚礼,自然举国同庆。

    教堂里。

    傅寒渊和苏纨纨深情凝视。

    神父:“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傅寒渊:“我愿意。”

    神父:“无论她将来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一辈子在一起吗?”

    傅寒渊:“我愿意。”

    神父转向苏纨纨。

    神父:“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苏纨纨:“我愿意。”

    神父:“无论他将来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一辈子在一起吗?”

    苏纨纨:“我愿意。”

    神父:“下面,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和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婚礼台上,傅寒渊拥吻了苏纨纨。

    媒体以直播的方式向整个神洲王国宣布了下届国主的婚礼,电视台更是没有哪一家不转播。这场婚礼堪称世纪少有。

    婚礼后的蜜月,傅寒渊和苏纨纨决定去夏国,那里,还有苏纨纨很多的朋友,再加傅奶奶和苏醒、杜凡夫妇在夏国。这一次,苏纨纨将以亲孙女的身份去见傅老夫人。

    回到夏国,傅寒渊和苏纨纨请了一堆的朋友,大家好好的热闹了一番。

    一年后,苏纨纨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第二年,苏纨纨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刚好一儿一女。

    “老公,我们明年是不是该生第三个孩子了啊?”苏纨纨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花园里正在晒太阳的儿子和躺在婴儿车里的女儿,回头问傅寒渊。

    男人走过去,从身后拥住了她,“还生?身体受得了吗?”

    “人家生七八个的都有啦,我这才两个。”苏纨纨撅了撅嘴。

    傅寒渊:“......”

    “生不生嘛?”

    “生啊。”男人唇角微扬了一下,漂亮的五官镌刻着国主的威严,却又不失作为模范丈夫的体贴,他将女孩打横抱起,“咱们现在就去造人。”

    ......

    (全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