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荒唐,半世疯癫全文阅读(柳从善)最新章节更新_半生荒唐,半世疯癫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半生荒唐,半世疯癫

作    者:柳从善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4:45    最新章节:第225章 你是年少的欢喜(完)

—————————————————————————————————————

半生荒唐,半世疯癫全文阅读: 姜幼夏是臭名昭著的心机女,奉子成婚嫁给第一公子盛景廷,成了名门阔太。 气红了满城名媛千金的眼,怒骂她德不配位!日盼夜盼,就盼着她被扫地出门。 好在,这个心机女终于遭报应了。一纸头条惊起满城风雨,数条丑闻将姜幼夏推至风口浪尖。 人人都恨不得踩上一脚,让她识趣腾位。等来的却是盛景廷拥着她,高调向世界宣布:“我太太人美心善,对我情深不渝,我相信她对我一片真心,谁敢再诋毁她一字不是,就先准备好墓地!”

—————————————————————————————————————

半生荒唐,半世疯癫最新章节试读:

    午后艳阳高照,二中,高三A班

    体育课,班级空荡,右边倒数第一排里,长发披散的少女提笔在干净整洁的英文书后面,轻轻写下几行娟秀小字: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落下最后一笔,少女樱粉色的唇轻轻呢喃念了一遍这首李清照的《减字木兰花》,在诗的后面,又画了玉手偷心的简笔画作为标记。

    课铃声响起,乔敏惜合起钢笔放下,不舍得轻抚着课本上笔锋苍劲的名字:盛景廷。

    匆匆忙忙回到了初中部,一路心脏狂跳不止。

    他会看到的吧?

    会猜到是她吗?

    许是头回做这样的事,年轻的少女极其心虚,步伐走的匆忙,并未注意到另一道门里站着许久的年轻少女。

    二中的校服是出了名的好看精致,少女剪着齐刘海,一头及腰长发,白衬衫搭配着蓝色的校服裙,淑女婉约,手里提着个用粉色丝绢包裹的精致盒子。她看了眼乔敏惜离开的方向,又到了刚才她待的位置里,翻开书本,看到那首减字木兰花时,柔美的小脸刹那涨红,拧紧了秀眉。

    这写的什么艳语情诗啊?

    乔敏惜怎么在景廷的书本里写这个?

    陆家跟乔家有些生意来往,时常在某个宴会或者饭局中也会见面,陆婉柔是认得乔敏惜的。

    可未曾见乔敏惜跟景廷有什么接触……

    对了,陆婉柔想起来了,经常跟乔敏惜走在一起的那个姜幼夏,老是盯着景廷看。

    她没记错的话,芷然说过,姜幼夏那女的暗恋景廷。

    去年校庆,初高中一同开会,姜幼夏致辞时昏过去,还是景廷送她去的医务室……

    难道是姜幼夏让她来的?

    二中初中部的双姝红白玫瑰,陆婉柔是略有耳闻的,妹妹陆芷然跟他们同一个班级,时常跟她吐槽这两女的。

    陆婉柔想将写着字的页张给撕下,撕的粉碎。

    景廷是她的未婚夫,这俩女人,休想勾引他!

    陆婉柔将撕的粉碎的纸张扔进垃圾篓里,A班的学生以及陆续回来。

    “哟,景廷,你的小媳妇又来找你了。”

    戏谑的声音响起,陆婉柔回头一看,见是容少宸跟盛景廷,她唇一抿,温柔眉眼含笑唤了声景廷,走向那冷峻的矜贵少年。

    简单的白衬衫穿在他的身上,无比的隽雅,宛若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

    这是她的未婚夫,谁也不能抢走。

    陆婉柔在心里打定主意,眉眼弯弯道:“景廷,你今天有时间吗?我让爸爸托人买了卡莫扎尔的门票,今天在川秋展览中心表演,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伯母说过,盛景廷喜欢听卡莫扎尔的钢琴曲。

    难得到景城巡演,他应该会答应吧?

    她心里期待。

    少年墨眉轻蹙,陆婉柔怕他拒绝,忙说:“伯母说,你今天没有其他安排,可以吗?”

    母亲被搬出来,盛景廷淡道:“下课后,车里等你。”

    “嗯。”陆婉柔激动颔首,将手里提着的精致盒子给他:“我周末跟家里的阿姨学的,草莓巧克力。伯母说你最近血糖低,巧克力可以补充血糖,给你。”

    容少宸已经坐在位置里,散漫的翘着二郎腿,故作酸溜溜道:“柔儿还真贤惠啊,啧,是迫不及待想给景廷当媳妇了啊?”

    说话间,他又饶有兴致的瞥向盛景廷:“景廷,你什么时候把柔儿给娶回去啊,你看人家急的。”

    “少宸哥,你别乱说。”陆婉柔娇嗔了一句,含羞带怯的看了盛景廷一眼,心里像是注入了蜜糖似的,步伐匆匆的离开了A班教室。

    A班的同学早已经见怪不怪,全二中都知道,初中部有对红白玫瑰,高三A班的盛公子有个门当户对未婚妻叫陆婉柔,就在高二。

    包扎精致的巧克力放在桌子里,盛景廷没动,随手拿起还没看完的书籍,靠着墙壁里看。贵气十足的少年,冷白皮的肌肤白的异于常人,整日冷这张脸,身上总有股阴冷的气场,很不好惹。

    高中的课程,盛景廷早已经学完,三年前就已经开始接触盛世集团的公务。

    只不过他从小身体就不好,都觉得他活不到成年。

    唯一的独子,盛琛夫妇宝贝的很。

    都舍不得让他太累,没听从建议送他读什么天才少年班,只跳了两级,跟同龄人一样九年义务教学。想给他完整的童年,让他平安长大。

    整个班级,也就非要跟他一同入学的容少宸敢跟他当同桌。

    甚至,从小学起,两人就一直是同桌至今。

    容少宸替他把巧克力拆了,看着盒子里装满心形和各种卡通动物形象的巧克力,嘴角一抽,这女孩子都爱搞这些奇奇怪怪幼稚的小玩意?

    容少宸扬起一眉,揶揄盛景廷:“人家这么用心给你做的,你真不吃啊?”

    清冷矜贵的少年一言不发。

    “来,小廷廷,哥哥喂你。”容少宸捻了一颗心形巧克力状似要喂,盛景廷冷眸一扫:“闭嘴。”

    无比嫌弃他的称呼。

    有被他矫揉造作的语调恶心到。

    容少宸切了一声,气哼哼,玩世不恭道:“你小时候我喂你吃的还少啊。”

    两家交好,年龄相仿,即便性格天差地别,家长撮合下,也就容少宸不嫌弃他一个病怏怏的小药罐,整天冷冰冰的张脸,活像谁欠他几个亿的样子。

    久而久之,倒也熟了。

    一盒巧克力,照例被容少宸给吃光光,末了还不忘评价:“弟妹的手艺进展了不少啊,还是盛叔沈姨有前瞻性,早早给你定了媳妇伺候你,让我这当哥哥的跟着沾光。”

    每天换着花样给他送吃的。

    虽然最后都是落入了容少宸的嘴里。

    ……

    陆婉柔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她不是很想当班干部,但老师同学举荐,才不情不愿当了,上完最后一节课,有同学来问她问题,被她给打发,收拾好课本,她迈着小步急匆匆的就去找盛景廷。

    盛景廷不住校,每天家里司机接送,有固定的停车位,陆婉柔到的时候,熟门熟路上了后坐,就坐在盛景廷的身侧。

    见少年正盯着车窗外看,冷峻的面容几分失神,她愣了下,不解问道:“景廷,你在看什么?”

    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入目的是一个漂亮的少女,陆婉柔很快就认出了是姜幼夏。

    怎么又是这个女的?景廷盯着她看干什么?

    少年没解释,只对司机吩咐:“开车。”

    ……

    黑色的奔驰从跟前开过,姜幼夏余光一瞥,半开的车窗里,露出一张精致俊美的脸庞,心脏猛地一跳,她抿紧粉唇。

    失神之际,清丽的女音传至耳畔:“夏夏,这里。”

    姜幼夏回神,前面开来的车,乔敏惜正坐在跑车的后面,朝她挥手。

    开车的是乔修珏,两个月前刚拿到驾照,就成了妹妹乔敏惜的司机,日常接送这两丫头。

    姜幼夏呼了口气上车,笑着唤了声:“敏惜,修珏哥。”

    俊雅的少年莞尔,神情温和的问后排的两个少女:“是先回家,还是去哪?”

    “最近刚出了一部电影挺不错的,我们先去看电影,然后去吃火锅,再送夏夏回去。”

    乔敏惜妥帖安排,姜幼夏面露难色,她便说:“等会我跟我哥送你上楼,就说我爸妈留你吃饭,姜叔跟你后妈肯定不敢说你的。你回去那么早,他们肯定让你做饭,给你找事,还不如我们去吃饭看电影。”

    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早已经没了她的位置,姜幼夏也不想回去太早,便跟着点头:“行,那我们看电影。”

    乔敏惜脑袋靠在她肩膀里:“快要中考了,夏夏,要不你今晚去我家睡好了?我有几道数学题不太懂,你给我讲讲。我可跟我爸妈说好了,我一定要留在二中的。考不上,我爸妈得送我出国了。”

    “改天吧,今天是邹淑生日,我要是一夜不归,我后妈肯定又要跟我爸搬弄是非了。”

    乔敏惜不情愿也只得答应。

    看完电影已经快七点,三人去吃了火锅,下楼时,途经娃娃机的地方,乔敏惜又拉着乔修珏去给她们夹娃娃。

    姜幼夏学习好,可夹娃娃这技术活,她不会,每次都是傻乎乎给机器送钱,就在旁边看他们夹。

    没一会,手里就多了许多个卡通玩偶。

    兄妹俩夹的起劲,姜幼夏站着累,找个地方坐,却被对面的一对身影吸引。

    她抱着手里的娃娃,明亮的星眸专注着俩身影之一的少年。

    盛景廷,跟他的未婚妻陆婉柔。

    他们也来逛街吃饭吗?

    姜幼夏是头一次在商场里看到他,即便在学校也很少,初中部跟高中部是分开的,她极少能见到他。

    十五岁的少女,心里藏着个天大的秘密。

    她喜欢盛景廷。

    不过……他有未婚妻。

    而且这人身份尊贵,也不是她能高攀的。

    姜幼夏不敢奢求,只要能远远看他一眼,她就已经满足。

    姜幼夏看的失神,没注意到,乔敏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夹娃娃,正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视线滞留在那少年身上时,明媚的眼眸露出几分痴恋。

    却只一瞬,那神态就被她收起,她拿着战利品拍她肩膀,调侃道:“你看什么啊?这么失神。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夏夏,你是不是在看帅哥?”

    “没有。”姜幼夏红着脸蛋摇头,有种做贼心虚的悻悻然。

    乔敏惜眯了眯眼眸不太相信,姜幼夏也不多解释。

    时间不早,乔修珏夹完最后一个币,将一大堆战利品给姜幼夏兑换了个一米多的玩偶熊,乔敏惜则兑换了个皮卡丘。

    “哥,你真偏心,最大的给夏夏,谁才是你亲妹妹啊。”

    姜幼夏闻言怔了怔,抬眸道:“要不,我给你?”

    说着,还真要把熊给乔敏惜,乔敏惜哪里是要熊啊,就是故意揶揄自家哥哥。

    “我哥给你的,我哪里要啊。”乔敏惜笑着揶揄,眨了眨眼睛俏皮道:“夏夏,你收了我哥哥的熊,什么时候给我当嫂子啊?”

    姜幼夏俏脸涨红:“你别胡说。”

    她哪里配得上乔修珏啊?

    乔家兄妹对她好,她心里知道,但也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

    家境悬殊,姜幼夏也不觉得,这么优秀的乔修珏能看上她。

    学校里,很多人都喜欢乔修珏,时常让她跟乔敏惜帮忙给乔修珏递情书的。

    再者,她心里已经藏了个人。

    即便明知道跟盛景廷没有可能,但少女小小的心脏,却像是被填满了似的。

    暂时也容不下其他的了。

    “我哪里胡说?我哥可喜欢你了,不信你问我哥。”乔敏惜大大咧咧,撞了下乔修珏的肩膀:“哥,你这么殷勤,是不是一早看上我们夏夏了,想娶她给我当嫂子啊?”

    “话怎么那么多。”乔修珏蹙眉,曲着的食指敲了她脑门一记。

    乔敏惜轻哼:“哥,你这样是追不到夏夏的。”

    乔修珏笑而不语,目光却在落在姜幼夏身上时,愈发的温柔。

    姜幼夏年纪太小了,还是念书学习的年纪,乔修珏确实喜欢她,但不着急,等她高考完再说。

    有乔家兄妹送她回来,替她向姜志南解释,姜志南一向对乔家的兄妹很有好感,跟乔缙也能聊上几句,也没追究,姜幼夏今天不回来替邹淑庆生的事。

    姜幼夏洗完澡回到卧室,看到坐在她床里,正玩着大熊的姜如潇时,脸色微微一变:“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姜如潇抱着熊,趾高气扬:“这熊你哪里来的?乔修珏送你的?”

    “管你什么事。”姜幼夏脸色不太好看,过去把熊拿过来:“我说过,不经我允许,你不许进我房间。”

    “这是爸爸的书房,什么时候是你房间了?”姜如潇不屑,嘲弄道:“你可没有房间。”

    “姜如潇,你别太过分了。”姜幼夏隐怒,气的小脸涨红。

    姜如潇才不把她的怒意当回事:“你是不是在跟乔修珏谈恋爱?姜幼夏,你早恋了对不对?”

    “你说八道什么?出去,我要睡觉了。”

    “你休想骗我,我现在就去告诉爸爸,你不知羞耻跟人早恋,不然乔修珏干嘛送你东西。”

    姜如潇冷笑,一脸得意洋洋的恶劣威胁,说着就要去找姜志南告状,姜幼夏脸色一下就变了:“你回来,别胡说八道。”

    姜幼夏有点怕姜志南,即便她没有早恋,但被姜如潇母女一渲染,姜志南肯定又要骂她。

    “那你把熊给我,我就不告诉爸爸。”

    “你的玩具已经够多了,你要这熊干什么。”姜幼夏心里生气,漂亮的小脸气的涨红,眼眶微微发热。

    她泪腺很发达,情绪一激动,就容易红眼落泪。

    姜如潇最讨厌姜幼夏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男人,生长了这样一张脸,果然就不是个好东西。

    姜如潇气愤的想着,“爸,姜幼夏她早……呜……放开……”

    扯着嗓子喊,嘴巴被姜幼夏给捂住,她瞪着眼睛,姐妹俩双双摔在了床里,推搡之间,慢慢的打了起来,姜幼夏看着柔弱,但干活习惯了,力气可不小,疼的姜如潇嗷嗷直叫,很快就吸引了姜志南过来。

    没提早恋的事,但姜幼夏还是被罚了。

    邹淑心疼死姜如潇被姜幼夏掐的手臂泛红,也不看姜幼夏被姜如潇咬了好几个牙印,掐的红的紫的比姜如潇多了多少倍,将她赶出房子,在门口里待了一夜。

    十五岁的少女蜷缩在门口里,走廊里光线暗沉,静的可怕,灯光明明灭灭,她害怕极了,抱着膝盖不争气的无声落泪。

    她好想妈妈。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姜幼夏心里清楚,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本以为,她可能要一直如此下去,可事情在十七岁这年迎来了转折。

    邹淑出轨了,跟男人开房。

    邹淑一直爱打牌,为此也没少跟姜志南吵架,姜幼夏是知道的,她的房间,就跟他们隔了一道墙,隔音不好,时常有听到。

    但出轨的事,姜幼夏是第一次知,还是亲眼目睹。

    高二的暑假,她经乔敏惜帮忙推荐,在一家酒店里当服务生。打扫卫生的时候,正好撞见了邹淑跟男人开房。

    姜幼夏第一时间拍下照片。

    又查了入住记录,才发现,邹淑不是第一次跟这人来开房,已经有许多次了。

    看频率,几乎每周都来。

    年少的姜幼夏,很快就有了决定。

    她一定要把邹淑赶走!

    这个女人破坏了她家,间接逼死了妈妈,她要让她遭到报应!

    心中有了周全的计划,在下一周邹淑又跟那男人来开房的时候,姜幼夏打了电话喊姜志南过来,当场抓奸在场,给姜志南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那时,姜幼夏就在旁边看着,看着往日对她张牙舞爪的邹淑被姜志南打的奄奄一息,她心里升起了一股快感。

    坏女人,终于遭到报应了。

    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姜幼夏故意添油加醋刺激姜志南,把开房记录跟照片都给他看,邹淑是惯犯。

    果不其然,邹淑被净身出户赶走了。

    任凭邹淑跟姜如潇苦苦哀求,姜志南都一改那副儒雅文人的模样,化作人间恶魔,把邹淑赶出了家门。

    那时候她还小,不懂,这其实是把双刃剑。

    她赶走了邹淑,可也引来了他们三人的恨。

    姜志南恨她多事,邹淑恨她让自己被扫地出门,姜如潇恨她让她成了单亲家庭,被人嘲笑。

    也为了许多年后,她如履薄冰的生活,埋下了惊雷,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

    姜幼夏的人缘其实不差,她长得好看,脾气也好,学习成绩一直是全校名列前十,老师很喜欢她,因为她耐心温柔,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虽然平时很孤僻,但班上的同时都跟他相处的不错。

    但越是美好的事物,越是招人妒忌,令人想摧毁,陆芷然就是其中一员。

    她家世好,长得也不错,可成绩差,是头号问题学生,老师碍于她家世,未曾过分苛刻,但同学们都不爱跟她来往,跟漂亮的姜幼夏比起来,她像是反面。

    少女的妒忌心,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邪恶。

    在学校里,姜幼夏跟乔敏惜形影不离,乔敏惜罩着她,可不给陆芷然面子,陆芷然找过姜幼夏几次麻烦,想给她点颜色看看,但几次都被乔敏惜赶到救下,甚至还跟老师打报告,陆芷然被训了几次,没再想简单粗暴跟教训其他人一样教训姜幼夏,只时不时阴阳怪气嘲讽她几句。

    陆婉柔生日那天,陆芷然原本没想让姜幼夏去的,只那天放学,正好撞见了落单的姜幼夏。

    心血来潮,陆芷然跟几个小姐妹半拖半拽,半威胁的将姜幼夏带到了生日趴。

    陆芷然一贯不太喜欢她姐姐陆婉柔,甚至,她有时候也搞不懂,她讨厌姜幼夏,是不是姜幼夏整天楚楚可怜的温柔劲,跟陆婉柔还挺相似的。

    都是装模作样的白莲绿茶婊,心机婊。

    可不管怎么样,陆芷然都决定给她点颜色看看,才好消了她这几年的怨气。

    只她万万没想到,她心血来潮想给姜幼夏个教训,会改变了那么多人的命运,引来那么大的麻烦。

    那一天清晨,陆芷然跟陆婉柔是第一个赶到客房里的,钥匙就拿在陆芷然的手里。

    客房的卧室里,那高贵绝尘,冷峻的盛公子赤着上身躺在床里,睡在他怀中的少女海藻般的发散开了半边床,露出的侧颜美的不可方物,那是姜幼夏。

    亲密旖旎,散落了一地的男女衣物,又睡成这样。

    傻子都知道,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陆婉柔从小就被往大家闺秀,名门淑女里培养,说话都是轻声细语,始终维持着温柔大方的形象,唯恐哪里不好,会惹得盛景廷不喜欢。

    可在那一刹那,陆婉柔崩溃了,她尖叫着疯了一般将还昏睡的姜幼夏拉起身,哭着给了她一耳光。

    偌大的动静,吸引了别墅里其他没走的少年少女过来围观。

    姜幼夏跟盛景廷睡了的事,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圈子,乃至于整个二中,所有人都知道,姜幼夏爬上了盛景廷的床。

    就在沈玉珠送给未来儿媳,20岁生日的别墅里。

    姜幼夏那天,都记不清,她是怎么样离开那间别墅的。

    她很害怕,很慌,甚至连家都不敢回。

    姜志南要知道她年纪小小就失了身,肯定会打死她的。

    慌乱的少女逃了,她不敢回学校,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躲到了姜家老宅里,抱着母亲的排位哭了一天一夜。

    母亲过世的早,即便上过生理课,但年纪轻轻,本就是腼腆的性格,没认真的听。

    突然的打击,如同晴天霹雳。

    她甚至不记得要措施要吃药,整整躲了三天,乔敏惜他们找她找疯了,姜幼夏才鼓足勇气给乔敏惜打电话。

    见面时,姜幼夏扑在她怀里哭得一塌糊涂,她不是故意的,她没有勾引盛景廷。

    她不知道他在的。

    否则,她一定不会……

    说什么都晚了,发生就是发生了,所有人都知道,她跟盛景廷睡了。

    才十八岁,她还是个高中生。

    乔敏惜替她打抱不平,陪着她回的姜家,竭力替她向姜志南解释,一切都误会,是造谣,她信誓旦旦,姜志南半信半疑,好歹没为难姜幼夏。

    姜幼夏请了一周假,才硬着头皮去的学校。

    也不知道是盛家还是陆家打过招呼,没有人跟她提及此事,姜幼夏没再见过盛景廷,本以为一切都会过去。

    可她怀孕了。

    这个消息,一如晴天霹雳。

    纸包不住火,姜志南还是知道了,他用了一切羞辱女性恶毒的话,辱骂羞辱了她,仿佛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要把她孩子打掉,任凭她苦苦哀求,换来都只是他的怒骂鞭打,甚至将她赶出家门。

    ……

    事情闹的大,姜家里乱,盛家跟陆家也乱。

    因为盛景廷要跟陆婉柔解除婚约。

    陆家不肯答应,沈玉珠也不同意。

    霎时间,僵了起来。

    盛公馆,书房——

    “景廷,你真要跟小柔取消婚约?”

    “姜幼夏怀孕了,我的种。”

    二十岁的盛景廷眉眼间还有些青涩,年轻,俊美,举手抬足间皆是一股从容贵气,却已经长成了一个男人。

    他直面自己的父亲,平静阐述一个事实:“你要当爷爷了。”

    盛琛面容一沉,缄默。

    “即便你母亲不答应,陆家要与你为敌?”

    “我想娶她。”盛景廷口吻平淡,漆黑如墨的凤眸注视着盛琛:“父亲,我从未与您提过任何要求。如今,我只求父亲您成全。”

    偌大的书房,气氛静谧。

    “为什么。”

    盛景廷沉吟了一会,轻启的薄唇吐字:“没有原因。”

    父子沉默了半个小时,盛琛抽了两根烟,才抬眸看他:“就她了?”

    “嗯。”盛景廷颔首,口吻笃定:“这辈子,就她了。”

    “好。”

    盛琛道:“一会,你跟我去趟陆家,给小柔一个交代。”

    “后天。”

    盛琛一怔,盛景廷道:“我去接她。”

    ……

    看着儿子悠悠出门的身影,轻叹后,唇角似扬非扬,也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欣慰。

    盛景廷领着秦或跟游萝兄妹出发姜家,远远地就听到了姜幼夏哀求的哭声,姜志南愤怒的咒骂,姜如潇幸灾乐祸的挑拨。

    两天前,她被姜志南赶出去了。

    可两个小时前,姜志南又将她找了回来。

    年纪尚小,还怀着身孕,许是对父亲抱有着几分希翼,她大着胆子回来,可不想,迎来的又是他的羞辱辱骂,甚至想骗她喝下打胎的药。

    姜幼夏觉得,她可能今天要被姜志南打死了吧,可相比于疼痛,她更紧张肚子里的宝宝。死死地护着肚子,不愿意让自己的宝宝没了。

    这是她的宝宝,她跟盛景廷的宝宝。

    即便生下来孩子可能没有父亲,她还是想生下来……

    这样,她就有亲人了。

    姜幼夏哭的麻木,嘶哑了声线哀求他:“爸,你就让我留下好不好?求求你了。”

    “不要脸,你才多大,你敢给人生孩子,你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了你知道吗!”

    姜志南铁青的脸,扬起皮带就往姜幼夏身上招呼,往死里打,皮带即将落下的刹那,一道声音传来:“住手。”

    姜幼夏回头,俊美无俦的年轻男人如同神祇降临,错愕之际,他弯腰将地上的女孩抱起,抬起的凤眸扫向姜志南:“她的孩子是我的,我会娶她。”

    姜志南瞪着眼睛发愣,意识到什么,正要追去阻拦,秦或挡在他跟前:“姜先生你好,我是盛总的秘书秦或,受盛总委托,今天特意过来,替我们小盛总,向你长女姜幼夏提亲。”

    ……

    “你真要娶我吗?”姜幼夏怯怯的望着他,哭的太狠,漂亮的杏核眼又红又肿,噙满了盈眶热泪,精致的小脸满是泪痕渲染,可怜透了。

    盛景廷那颗冰冷的心不禁泛起了一丝柔软,他嗯了声,俊美无俦的脸庞冷峻,宛若冰雕一般,姜幼夏想说什么,又什么都不敢说,缩着肩膀,僵着身体被他抱在怀里。

    许久,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茶里被下了东西,我不知道你在房间里。”

    她没有想勾引他,没有想破坏他跟陆婉柔。

    “我知道。”

    简言意骇的三个字,让姜幼夏错愕。

    她想说,他可以不娶她的,她没想让他负责。

    她只是想要这个孩子……

    这样,她就有亲人了。

    可男人太冷,冷的像不耐烦她喋喋不休的话,她也不敢哭了,跟个鹌鹑一样瑟缩在他的怀里。

    胆怯的生怕惹怒他。

    一直到直升机抵达德城时,她都是懵的。

    那男人一言不发牵着她的手进了市政厅,游萝递给他从姜志南那要来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各种繁琐的资料,递给工作人员,男人低沉的声线笃定:“登记结婚。”

    整个过程,姜幼夏都是茫然的。

    十八岁怀孕已经是不可思议,如今,她还结婚了吗?

    还是跟,从前她遥望不可及的盛景廷?

    从市政厅出来时,天已近暮色。

    盛景廷牵着她的手,侧着肩膀看过来时,将两本结婚证举在她眼前,目光深邃承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盛景廷的妻子。姜幼夏,我会对你负责,给你跟孩子一个家。”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