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大佬挑个总裁宠全文阅读(觥一卺)最新章节更新_重生女大佬挑个总裁宠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重生女大佬挑个总裁宠

作    者:觥一卺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6:25    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 微微荡漾的春心

—————————————————————————————————————

重生女大佬挑个总裁宠全文阅读: 居然没死?!她还是那个优柔寡断、唯唯诺诺,任人欺负的文二小姐? 当然不是!重生之后她变成了杀伐决断、呼风唤雨的女大佬,身价都不可估量了,还不挑个帅哥宠宠? 小崽子,就你了!接受姐姐疯狂霸道的爱吧!

—————————————————————————————————————

重生女大佬挑个总裁宠最新章节试读:

    “小姐!”胥山看见病床上的文殊兰,大惊失色。

    文殊兰整个身体的肤色都在变黑。

    “守住门口,不能让医生进来。”景彦书见事出奇特,意识到医生来了也解决不了事情,说不定反倒添乱,于是阴沉着脸让胥山守住门口。

    胥山记着老头的话,也不敢轻举妄动,在病房门口焦急地来来回回。

    景彦书终于有些手足无措,这个死女人,从见她的第一刻起,就中了她的邪,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每一个变化,都牵动了他的心。

    “胥山。”青葙一眼看见在包房门口来回踱步的胥山,疾跑到胥山面前,已然上气不接下气。

    “老先生呢?”胥山抱着青葙的肩膀直摇,青葙本就喘不过气,就快缺氧了。

    “胥山兄弟。”多乾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老头出现在转角。

    胥山松开残害青葙的手,立即跑到多乾身边,将老头横抱着冲进了病房惹到一众护士侧目。

    “哎。”老头真是无奈至极,可也是真快,不消一分钟就到了文殊兰的病床前。

    “情况真不妙啊,”病床上皮肤发黑的文殊兰让老头大吃一惊,“你出去,不要再让人进病房,任何人都可能让她丢了命,”一想到咋咋呼呼的多乾青葙二人组,老头着重强调,“任何人,切记。”

    “是,拜托了,老先生。”胥山老爹和青老外出,无法联系,这种情况,他只能寄希望于老头。

    “你留在病房,”老头用力撤下自己衣服上的长布条,“将眼睛蒙上,除非我叫你,千万不能摘下,拜托了。”

    景彦书接过老头手里的布条,乖乖照做,将布条绑在眼前。

    只听得老头长叹一口气和几声清脆的铃铛声音,又闻见了一股宣纸燃烧的气味。

    “摘下布条,赶紧喂给她。”老头手上端着一碗泛着蓝紫色光芒的白水。

    “还愣着干什么,等她死吗?”老头厉声呵斥。

    “好。”景彦书一把扯下布条,接过水碗,扶起文殊兰,将碗口小心翼翼贴在文殊兰的嘴唇上,可那白水却从文殊兰的嘴角溢了出来,文殊兰的皮肤,随着时间变化,黑色在加深。

    “再不喝水,等她这睡莲全变黑,大罗神仙也回天乏力啊!”老头盯着文殊兰手腕上只剩一个花瓣尖是粉色即将全部变黑的睡莲,锤打着病床旁的桌子。

    “老先生,请您回避一下。”景彦书一个眼神,老头就转过了身。

    ”殊兰,冒犯了。“

    随即景彦书将那白水一口含进了嘴里,顿时犹如置身盛开的樱花林中,樱花的淡淡花香沁人心脾。然后他轻轻地放下文殊兰,看着没有任何生机的文殊兰,对着她的嘴,将白水喂进了文殊兰嘴里,舌头轻轻触碰到文殊兰的舌头,文殊兰下意识地吞咽。

    文殊兰的身体也在瞬间恢复洁白如雪的样子,胸脯开始起伏,连舌头的伤口都奇迹般恢复如初,嘴里的柔软让她不知所措,只能假装未醒。

    景彦书感受到变化,轻轻松开了嘴。

    ”老先生。“景彦书喜出望外,见文殊兰的肤色已经正常。

    ”咦,照理说,人也该醒了啊。“老头有些疑惑,在怀疑自己是否少了步骤,导致功效不够。

    ”咚咚。“胥山听见动静,敲了敲门。

    ”进来吧。“老头也算能舒口气,要是文殊兰绝了命,他无论如何也是个罪人。

    胥山刚转动锁,青葙直接冲了进来,抱着文殊兰就开始哭。

    ”小姐,呜呜呜,你怎么了·····“一想到文殊兰离去,她就在这世界上孤零零地,就更加伤心,将文殊兰箍得更紧,文殊兰感觉到胸脯的起伏受到巨大的阻碍。

    ”丫头,丫头,快放开,我呼吸不了了。“文殊兰实在忍不住,睁开眼睛,直呼窒息。

    ”啊,小姐,活了?“青葙看着苏醒的文殊兰破涕为笑。

    一旁的景彦书眼神飘忽,不敢雨文殊兰对视,脸上火辣辣的。

    文殊兰用余光瞥了一眼景彦书,脸上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胥山发现了景彦书和文殊兰的异样,又看到桌子上的空碗和湿了一块的被子,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脸上一整落寞,但文殊兰能够清醒,他也满足。

    ”感谢老先生,景公子救我家小姐。“胥山站得笔直,向老头和景彦书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救了我家小姐。“青葙也站起身,跟着胥山鞠了躬。

    ”多谢。“文殊兰坐在病床上,微微颔首。

    ”言重了,这本是我该做的,文小姐已经苏醒,那老朽也能回去休息了。“说完就要动身离开。

    ”老先生,您再回老屋,怕是有危险。“胥山提议老头暂住庄园,文殊兰也邀请老头前往。

    ”那帮人不傻,他们要的东西没有了,不会在白费功夫的。“

    老头回想自己先贼人一步,按照姐姐的嘱咐,将那壁画化作一幅两个指甲盖大小的宣纸画。可也是这一变化,导致文殊兰的睡莲感应到变化,要将文殊兰反噬,所以老头才如此急迫地要见文殊兰。唯一解救之法,就是将这小宣纸画,溶于水,让文殊兰喝下,否则文殊兰就会被睡莲反噬,进入新的轮回。

    ”万幸,“没有辜负姐姐的嘱咐,老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老朽告辞。”说完示意多乾扶着他,多乾依依不舍地看着青葙,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小姐,饿了么,我去弄点吃的来,”青葙摸了摸脸上的泪珠,心疼地看着文殊兰,“胥山,你也去,给小姐提点水果。”青葙也不看胥山,只管吩咐他。

    “好。”胥山罕见没有回怼青葙。

    两人离去之后,病房里,就只剩文殊兰和景彦书二人。

    “谢谢。”文殊兰低垂眉眼,弱弱地说了句感谢,内心的水波在微微荡漾。

    她·····

    她这是知道喂水的事!

    景彦书心里的小鹿快要跳出来了,从碰到文殊兰嘴瓣那一刻起,就全然忘记手上的疼痛。

    “我······”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