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全文阅读(今棠)最新章节更新_封少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封少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作    者:今棠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1:15    最新章节:第580章 婚礼(大结局)

—————————————————————————————————————

封少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全文阅读: 【团宠+虐渣打脸+女主又飒又野+掉马】从乡下回来的时枝,让三个大佬哥哥对她避之不及。 谁料一段时间后,哥哥们竟纷纷真香打脸。外科医生大哥:“医学教授给我妹妹敬茶。”娱乐圈顶流二哥:“蹭热度的人是我,我蹭了妹妹的热度。”电竞男神三哥:“我家枝枝乖,跟着哥哥,以后横着走!”坐拥封氏集团的掌权人封司渡封三爷慵懒回应:“几位靠边站站。枝枝,只能是我的女人。”裴小叔:“?封司渡,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泡我侄女儿!”封司渡的嗓音低磁启道:“嗯,谁敢有意见?”众人:……不敢不敢!

—————————————————————————————————————

封少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最新章节试读:

    三个月后。

    婚礼如期举行,盛大的海边婚礼,浪漫的热气球,雪白的海鸥在海面起伏,仿佛在为两位新人恭喜。

    身为父亲的裴振,一身俊雅的西装,他伸手托住女儿的手,看着她一身仙气婚纱的模样,感到欣慰。

    “枝枝,就算结婚了,也不要忘记回来看看我跟你妈妈。”

    裴振依旧是那样的温和,带笑。

    时枝回爸爸一个微笑,她看着对面站着的封司渡,“我会的。爸爸。”

    裴振安心了,将女儿送到了封司渡的身边。

    他将她,亲手交给他。

    “封先生,以后枝枝,就托付给你了!”

    “谢过岳父。”

    封司渡接过时枝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男人低笑,“我会照顾好阿枝。”

    裴振满意的缓缓点头。

    底下,邱芸看着干着急,问裴予行,“你二哥怎么还没来呢?”

    少年耸肩,“估计在飞机上呢。算了,他来不来都无所谓。只可惜他看不见我们家枝枝穿着婚纱的漂亮样子了!”

    邱芸瞪了儿子一眼,没个正经的。

    “阿琛。阿湛有跟你联系吗?他说什么时候过来。枝枝要是没看见阿湛,肯定会很失落。三个哥哥,总不能缺一个。”

    裴琛身边站着温意,温意见此,手从裴琛胳膊滑下来,示意他没事。

    他查看了下手机。

    “阿湛说今天会来,但不十分确定。”

    他看向台上的两人,她今天会是最漂亮的新娘。

    邱芸叹了口气,“阿湛也真是的!”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婚礼要紧。

    司仪笑说:“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我愿意。”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吗?”

    “我愿意。”

    封司渡薄唇微勾,他低首,亲了下她的手背。

    他的小姑娘,他终是娶到她了。

    司仪说道:“礼成。新郎新娘你们可以吻对方了。”

    时枝在吻之前,她看了眼婚礼现场。

    可是,只看见了一脸欣慰的爸爸妈妈,看见了向她挥手的三哥和温梨,看见了对她微笑的大哥和温意。

    看见了小叔、顾夏、小怀季,还有小八,六子,阿江他们。

    唯独……没有看见二哥。

    时枝难掩失落。

    封司渡薄唇压了过来,声音低哑道:“怎么了?”

    她顾及婚礼的进行,缓缓摇头,“没什么。”

    时枝主动亲了过去,吻住了男人的唇。

    他嘴角勾勒弧度,揽住她的腰肢,加深这个吻。

    “好!好!”

    众人欢呼鼓掌。

    气球被放飞,一片浪漫的喜意。

    时枝最后扔花的时候,找准位置,在空中划过一抹漂亮的弧线。

    “恭喜温梨,温意小姐!你们将是下一个新娘。”

    司仪拍手鼓掌。众人恭喜。

    两姐妹,同时碰到了花,一人一半,二人相视一笑。

    裴琛与温意对视一笑。

    裴予行则是挠了挠头,有些害羞,被温梨拉着去吃酒了。

    婚礼结束,时枝搬去了封宅。

    晚上,她刚洗完澡,擦了擦头发。

    一封彩信,传了过来。

    她点开彩信,眼眶湿热一片。

    发信人:二哥。

    上面的照片,是她与封司渡交换戒指的场景,以及他们两人拥吻的场面。

    照片里,她笑意灿灿。

    时枝哽咽,“原来二哥他来过……”

    底下一行小字。

    “丫头,祝你幸福。”

    时枝热泪滚滚。

    封司渡从浴室里出来,男人身上的水珠滚落,胸膛宽阔,腹肌有力,他迈开长腿,上了大床,将她压在了底下。

    他的呼吸如火般滚烫,他在她耳边低语,“阿枝,我们要个孩子。”

    时枝心脏漏跳了半拍。

    但她没有推开男人,她只是任由他支配着自己。

    她等这一刻,也已经等很久了。

    她咽了口唾沫,说道:“你这伤还没好呢,你不行……”

    时枝刚说出口,就觉得大事不妙。

    “我不行,嗯?”

    封司渡按住小姑娘的腕子,他嗓音低磁道:“阿枝,你知不知道,不能对男人说不行。否则……”

    时枝,“我不是故意——”

    她剩下的话,全都被他给吞没了下去。

    男人轻笑着关了灯。

    只知后来,他抱着她,轻声低哄。

    一室旖旎。

    时枝一转头,抱着男人,他是炙热的,而她再也不是那个活在黑暗里的她了。

    她已经,有枝可依。

    “别闹。”她嘟囔着。

    封司渡低低一笑,吻了吻她,“晚安。阿枝。”

    墙头上挂着的结婚照,男人俊朗无边,女子漂亮清艳。

    桌上两人的一对戒指,熠熠生辉。

    就让所有的美好,都珍藏于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