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少的掌上娇妻全文阅读(青青夕照)最新章节更新_聂少的掌上娇妻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聂少的掌上娇妻

作    者:青青夕照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0:15    最新章节:第355章一切结束了

—————————————————————————————————————

聂少的掌上娇妻全文阅读: “聂清规!你到底爱不爱我?”醉酒的季白榆可顾不了那么多,叉着腰质问着面容冷峻的男子。 “乖,听话!你还小,先别说这些!”聂清规有些无奈地揉着额头,眼里却是无尽的温柔。 “别诓我,我已经成年了!聂清规,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理离你远远的,让你找不着我~“季白榆斜着眼睛威胁他。 只此一句话,已经让聂清规的心都揪了起来,伸手一把将青春靓丽的可人搂进怀里,霸气的语言里藏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 “你哪里都不准去!季白榆,我爱你,你听清楚了吗?” “恩!”季白榆甜甜地应着,乖巧如斯。 C城人人皆知,季白榆是聂清规手心里的宝,是他唯一的底线,所以,宁可惹聂清规本人,也不能惹上季白榆!

—————————————————————————————————————

聂少的掌上娇妻最新章节试读:

    夜雨停了,山风很凉,知道一切真相的人心里也很冷。因果,谁欠谁已经不清楚了,就这么一盘棋,剩下的每一块心里在怎么想相互都不清楚,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然而,如何解决当前的这样一个烂摊子仍然是一个难题。

    目光全都集中在聂清规身上

    这是一场豪赌,也是最终的结局。

    激动人心的情节过去了,在最后决定之前,任何因素都是不可抗拒的.

    聂清规扔出手枪,双手抱胸靠在门上。他看着元轻和聂周珏说:“清湛没有死。我跟元轻说清楚,你自己解决上一代的恩怨!”

    路熙松了一口气,聂清湛也松了一口气,父子自相残杀。这是多么凄惨的悲剧啊!

    “哈哈哈!”聂周珏突然把安妮塔推到一边,笑道:“没想到在聂家的孩子是你的!”

    “清规说的没错,我们自己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元轻把手伸向后面,说道:“不允许任何人干涉。”

    "元轻,你欠我两条命。用生命去偿还也不过分!”聂周珏持枪道。

    元轻笑着说:“当然不是。”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

    “轰!”

    枪声惊动了山里的夜莺,当它们清醒过来时,发现一个人跪在元轻面前。

    聂清规瞪着眼睛喊道:“阿榆!”

    元轻很惊讶地抓住季白榆的肩膀,但是被飞奔过来的聂清规推开了了。

    他抱着季白榆,惊恐地看着她胸口的血洞,浑身颤抖:“阿榆,你又想吓唬我干嘛……”

    季白榆忍住胸口的剧痛,努力对他微笑:“你看,我的伤口不在我心脏的位置,父亲也不是真的想杀他……”

    聂清规紧紧地拥抱着她,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双手颓然放下,赶紧联系鹿言琛.

    “爸爸,”季白榆靠在聂清规身上,看着聂周珏,说,“就这样好吗?清规从小没有父母.请不要让他再失去一个父亲. "

    聂周珏没有过头,用手捂住眼睛,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振幅太小无法分辨,但季白榆确实看到了。

    她笑着摸了摸聂清规的脸。“清规,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放弃的……”

    聂清规流出一滴眼泪,吻着她的手掌,不停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一直跟季白榆躲在草丛里之后,康筝也出来了,看着她扯着嘴,心里说:一直是这么傻!

    山路上又是一辆轰鸣的汽车,与大家的预期不同。好久没出现的沈寒来了!

    沈寒的头发全白了,他带领一群人围住了他们。

    他看着聂清规和聂清湛,笑了:“我知道贺家的孩子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聂清湛皱起眉头,千算万算没有料到沈寒会在这个时候介入,克勒斯坦的戏码没能骗的了他!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让我的家人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不在乎沈巍的事情,但迪亚是被聂家人杀死的,这件事无法善了。聂家的两兄弟中,有一个必须死!”沈寒狠狠说道.

    “沈老先生太客气了!”一个更出乎意料的人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沈家被聂家毁了。现在机会正好,只杀一个多麻烦!"

    “西奥多!”聂清规咬紧牙关看着他。

    西奥多礼貌地笑了笑,看着季白榆衣服上的血迹,他的笑容更浓了,

    “啊,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其实这样挺好的。如果你不想季白榆死掉,就应该迅速决定谁将为迪亚的生命买单,我等不及了。聂家想是为了救人而拼命的!”

    元轻,聂周珏,聂清规,和聂清湛毫不掩饰他们的情感。

    此刻,四个人只有分尸眼前人的心思

    !“来吧,”西奥多拍手说道:“时间不等人。”

    聂清规握紧拳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季白榆,他的心开始颤抖。

    “我可以替他们!”聂周珏站起来说道。

    沈寒冷笑道:“只能是聂清湛和聂清规!"

    “你~"聂周珏气结。

    “现在你在这种情况下也很划算,”西奥多慢悠悠地说,

    “沈家死了两个人,聂家只需要一个人。这件事就算结束了,还是很难决定吗?"

    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大家的表情真的很精彩!

    “没想到还有心里比我更扭曲的人!”康筝冷笑一声道。

    西奥多看了他一眼,说:“你想看喜剧,我想看悲剧。两者并不冲突。”

    沈寒举起手,身后的手枪响了:“给你十秒钟,我不介意死多少人!”

    “一."

    聂清湛和聂清规同时看着地上的手枪!

    “二"

    聂清规想夺下手枪,但被聂清湛踢走了,手枪滚了出来!

    “三."

    聂清规把季白榆递给安妮塔,起身拦住拿起枪的聂清湛,两人并肩作战!

    “四."

    手枪在两人之间不断变换位置,短短一分钟的距离,也可能决定两人的生死!

    “五."

    “清规,放开!”聂清湛扣住聂清规的手腕喊道。

    “六."

    “你放手!”聂清规挣开,握住他伸出的手。

    “七."

    两人同时眼色一变,握着枪的手朝着沈寒指了过去!

    没想到有人动作比他们还快,一把冰冷的手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想躲开的沈寒懵了,只能呆呆地斜着眼睛看着:“你在干什么?”!"

    西奥多笑着接过手枪,说:“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来表明我的叛变,我怕等会被射成马蜂窝。”他用眼睛指着后面。

    沈景和方扶光几个人都到了!

    人群一片漆黑,沈寒带来的几个人都不够看!

    鹿言琛把急救箱带到季白榆身边。

    沈寒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笑了笑:“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

    沈景叫两个人押着他说:“外公,回去安心养老吧!”

    沈寒被带走了,剩下的是西奥多。他急忙挥挥手说:“聂清规,我刚才说的是个笑话。”

    聂清规扯了扯嘴角:“我根本没听见!”

    西奥多耸耸肩说:“妈妈让我给你带个口信:说话算数!”

    聂清规转头看向季白榆的方向,说:“这次就放过你吧。”

    “周琦,我放他走。”西奥多莫名其妙地笑了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你们怎么都来了?”聂清规看着沈景一路走过来。

    沈景抿了抿嘴:“这是一个幸福的结局。你还不高兴让我们露脸!”

    聂清规懒得理他,抬起脚朝鹿言琛走去,“怎么样?”

    “内伤要害。子弹擦着打过去的,伤口不深。”鹿言琛说着,环顾四周,然后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绿色碎片,举起来:“是玉。”

    沈景笑道,上帝的意志

    康筝在身边,嘴巴往上拉:“还真是杀人有傻福啊!”

    方扶光大大松了口气,给林星若打电话:“老婆,今晚咱俩吃饭,把那两个小子扔给你爸。”

    易初抬头看了看天说:“天晚了。我先走了。”

    沈景看了他一眼,说:“我告诉阿榆你在这里。”

    “没必要。”易初没有留恋就转身走了。

    雷斯拍拍拍沈景的肩膀说:“这就像失恋一样。你们的表现不一样!”

    沈景推了他一把,然后笑了。伊洛一把抓住两个人的胳膊说:“单身贵族三重奏,这个称号还不错!”

    “安静安静,聋子都被你吵醒了!”向云川板着一张脸无奈地说道。

    向雀罗拉着她的肩膀,冷冷地说:“体谅一下,他们活得不容易。”

    “什么意思?”伊洛问。

    向蓝元笑着说:“算了,大家不都是单身吗?”

    “我不是!”鹿言琛骄傲地对笑道:说:“无双同意和我结婚了!"

    鹿言琛从怀里掏出几张红色的请柬,一张一张地递了出去:“我的婚礼,请参加!”

    白菱悦,被元轻惊呆了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她站在元轻旁边笑道,“还好!”

    安妮塔依偎着脸色不好的聂周珏,拉了拉他的袖子。

    路熙欣慰地看了眼元轻,两人相视一笑。

    “你还要在这里吹多久的冷风,把你老婆拖回去!”方扶光看了一眼聂清规。

    所有的目光都随着他的话而移动。

    聂清规笑了,把季白榆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笑着说:“老婆,我们回家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