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2000从芯开始全文阅读(南闲)最新章节更新_重回2000从芯开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重回2000从芯开始

作    者:南闲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22:20    最新章节:第六十四章 梦若在芯就在(终章)

—————————————————————————————————————

重回2000从芯开始全文阅读: 前世,顾平是某科技公司高管,2020年企业遭受外部压力,芯片断供,手机操作系统受限。 重生后的顾平立志利用这20年时间走国产替代之路,前路坎坷,我心弥坚。 也许是蝴蝶效应,重回大学时期,顾平愕然发现班级里原来的校花成了丑八怪,从万人迷成为班级中最被忽视的女子,只有顾平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她机智的化妆术……原名《重生之超级情商》、《乘风破浪的女友》、《我的兼并狂潮》

—————————————————————————————————————

重回2000从芯开始最新章节试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顾平于2002年底在新北区买地建厂,建厂和添置设备的资金全部来自贷款。一年后,厂区基本建设完成,酷米控股公司、酷米电子公司以及紫薇微电子公司全部搬迁到新厂。

    这个厂区被顾平命名为酷米集团创业基地。

    03年,他斥资7000万在荷兰设立集成电路制造企业,购买ASML光刻机及服务,在ASML技术部帮助下,调试完成光刻机设备;04年下半年,公司成功试产出第一片芯片,随后拿到国内大量订单。

    05年,酷米电子公司推出第一款扫地机,社会效益及经济效益良好,酷米电子公司及工程公司成为酷米控股旗下两头现金奶牛,不断贡献利润。

    05年底,酷米集成电路制造公司正式成立,酷米控股持股70%,阿里、华微、江泰威视、许放等人都出资成为合伙人。

    酷米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从此走上科技创新道路,虽历经艰辛,但逐渐替代东芯国际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工艺最先进的芯片制造企业,并逐步实现小尺寸芯片的国产替代。国内手机制造商纷纷向酷米集成电路制造公司定制芯片。

    ……

    ……

    ……

    2013年五月,东海市新北区某豪华私人别墅内,一个六七岁的漂亮女孩正在和两个小男孩搭积木。

    女孩子要比两个男孩大二三岁样子,颇有几分大姐姐模样,在两个男孩面前说一不二。

    玩了一会,其中一个小男孩说道:“姐姐,我饿了。”

    另一个差不多年级的小男孩也说道:“姐姐,我也饿了。”

    小女孩对着楼上大叫:“妈妈,妈妈,冯小肚子饿了,吴小小也说饿了,要吃东西。”

    因为奶奶一直叫他们为“小小”,所以,身为姐姐的顾家嫣不叫弟弟的名字,直接叫两个弟弟为“小小。”

    楼梯口探出一张美丽绝伦的脸庞,说道:“等会,妈妈就下来。”

    恰巧这时,客厅北边的过道门打开,席晓梅从外面回来。

    小女孩叫道:“奶奶,你来得正好,冯小小和吴小小都在叫肚子饿。”

    “啊呀,肚子饿了呀?”席晓梅快步走过来,蹲下身搂住两个差不多大的男孩问:“小小,你们肚子饿了?奶奶给你们下小馄饨吃。”

    姜雨泥刚好下楼,微笑道:“妈,我来吧。”

    “不用,你去忙自己的事,你不是在准备去荷兰的事吗?”席晓梅叹息道:“你们一走,这边就冷清了。我把吴敏叫过来一起住好不好?吴小小就留在家里,不跟你们一起去看冯绾了。”

    姜雨泥抿嘴笑道:“我没意见,只要你们觉得好就可以。”

    顾家嫣问道:“妈妈,爸爸是不是和我们一起去?”

    “爸爸要过两个星期再去,我们和爸爸一起回来。”

    “可是,我想和爸爸一起去。”

    顾家嫣遗传了姜雨泥的容貌,虽然年幼但美人胚子明显。她和姜雨泥一样,特别黏顾平,每天顾平回家,她都要缠着父亲。

    “爸爸这几天事情多,要处理很多事情,家嫣要乖一点哦,否则妈妈会生气的。”

    “嗷!”顾家嫣郁闷地嘟起嘴,她嘟嘴的动作也像姜雨泥,走到母亲身边问:“妈妈,那今天晚上我和爸爸玩一会游戏好吗?”

    “只要爸爸同意,妈妈就没意见。”婚后的姜雨泥仍和以前一样,对顾平百依百顺,无论是公司里的事还是家里的事,都以顾平的意见为准。

    她对顾平的宠溺程度超过对女儿的宠溺。

    别说冯绾,就连吴敏都觉得她有些过分,哪有这样惯着老公的?

    ……

    这天顾平正陪同冷总等人在考察新建在重都的集成电路分公司。

    华微这几年的手机产量开始快速增长,对手机芯片的需求量很大。酷米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的封装技术已经经堪与台积电、三星等芯片封装厂比肩,无论站在哪个角度,冷总都希望把芯片代加工业务放在酷米公司。

    他对顾平,对酷米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一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而且,酷米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创立时,华微也出资入股,虽然只占总股本的3%,但经过这些年发展,这3%的股权估值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顾平的资产当然不止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的股权,酷米控股旗下如今还有两家上市企业:酷米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紫薇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他还是支付通公司以及阿里集团的合伙人,江泰威视的股东。

    考察途中,冷总问道:“顾平,你过几天要去荷兰?”

    “是的,冷总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看看?”

    冷总摇摇手说道:“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你这次过去有什么重要事情?”

    顾平坦诚说道:“我这次过去要把酷米控股和荷兰那家集成电路制造公司进行切割,至少要在法理上斩断酷米公司和那家企业的关系,使之成为真正的外国人控股的企业。”

    “这是为什么?”

    “担心将来米国和我们国家关系交恶,禁止国外的企业向国内重点企业供应芯片。斩断法理上的关联后,他们就不会对荷兰的公司盯得这么紧。”

    荷兰那家集成电路公司的股东是冯绾,入了荷兰籍的。

    而这几年,荷兰的集成电路制造公司为国内培养了大量人才,同时提供包括EDA软件系统、超小尺寸芯片制程在内的先进技术,给酷米集成电路公司发展奠定了扎实基础。

    通过荷兰公司,酷米集成电路公司也购买了包括光刻机、离子注入机在内的一批核心设备,虽然光刻机不是最新型设备,但也帮助酷米集成电路公司在中低端集成电路制造方面实现了国产替代。

    与此同时,酷米集成电路研究院已经开发出两套具有知识产权的光刻机设备,利用石墨烯技术进行集成电路刻蚀的研究也有了初步成果。

    冷总笑道:“这样也好,既然你能确保荷兰公司在法理上斩断所有关联后仍能控制在自己手里,这样处理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了。”

    顾平笑道:“冷总,也许再过十几年,酷米集成电路研究院就能开发最先进最高端的光刻机,那样的话,我们也要对西方进行技术封锁。”

    冷总笑道:“心若在梦就在。”

    顾平点头道:“梦若在芯就在。”

    【全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