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少的二婚罪妻全文阅读(燕书)最新章节更新_薄少的二婚罪妻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薄少的二婚罪妻

作    者:燕书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9:05    最新章节:第652章 陆薄番外 共余生(大结局下)

—————————————————————————————————————

薄少的二婚罪妻全文阅读: 一场算计,他将她视为杀人凶手,送她一年炼狱——断指、流产,受尽折磨。 她苦苦哀求:“薄先生,放过我吧,我和陆家都不剩什么了。” 他漠然嗤笑:“放过你,你休想。” 直到她家破人亡,跃入深海,尸骨无存,他抱着她的骨灰,在大雨滂沱里坐了三夜,他才知原来他爱她入骨—— “阿宁,换我把命给你,你回来好不好。” 一场死里逃生后,她性情大变,再无畏惧,手撕白莲,复仇虐渣,桃色绯闻传遍。 只是从前那个高冷冰山大总裁薄斯年,怎么随时随地为她善后,一次次为她豁出命,还在她面前膝盖说软就软?

—————————————————————————————————————

薄少的二婚罪妻最新章节试读:

    他这话问得很奇怪,陆宁开了句玩笑:“我这孩子都替你生两个了,你现在问我开不开心也太迟了吧?”

    薄斯年突然就放下毛巾,站在沙发后面俯身下来抱她:“阿宁,我会对你好的,真的会的。”

    他这两天总是有点怪怪的,陆宁也习惯了,笑着将他的手拿开来。

    “好了,知道了,我开心得很。你别肉麻兮兮了,孩子还在呢。”

    薄斯年又凑了上来:“那我让吴婶把小蕊跟星云抱走。”

    “别闹了,先帮我把头发吹干吧。”她也没再推他,头往后倚靠着,将头发散开来。

    薄斯年忍着也没再多说,帮她仔细吹干了头发。

    晚上他没让孩子睡婴儿房,一家四口一起睡在了主卧。

    半夜他不知怎么就惊醒了,醒来借着月色,看着身边三个人都在,又暗暗松了口气。

    婚礼的日期越来越临近,薄斯年很多事情都亲自操持,尤其是婚纱,很早就联系了设计师准备了。

    北城媒体也报道了很长时间,恨不能在新闻上贴个倒计时。

    婚礼办得极其盛大,光是一件婚纱,就已经价值上亿了。

    北城和其他城市,甚至是国外的很多家知名媒体,都赶了过来争相报道。

    商场大屏幕上滚动直播婚礼现场,薄氏一向低调,也就这一次婚礼,从未有过的高调。

    小蕊跟星云一大早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极其兴奋地待在化妆间里看自家妈妈补妆。

    小孩你一句我一句地拍马屁:“哇妈妈好漂亮。”

    “妈妈婚纱上的钻石好大,妈妈穿着肯定最好看了。”

    “等星云长大了,也要找一个像妈妈一样漂亮的妻子!”

    林小夕在一旁陪陆宁,闻言很是震惊:“陆宁,你家这儿子不是一般的早熟啊,该管管了。”

    陆宁笑着:“他这叫聪明,叫成熟睿智。”

    薄小蕊立刻凑了过去:“妈妈,那我呢我呢?”

    林小夕被她逗乐,伸手将她抱过来:“小蕊也聪明,也很乖很可爱。”

    薄小蕊脆生生地应着:“谢谢林阿姨!”

    林小夕逗完薄小蕊,又看向陆宁:“不过你家男人对你是真好啊。

    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年突然出现在我们教室。

    回想起来,简直就像是天上给你掉了个男人下来。”

    陆宁笑应着:“谁知道,可能就是我上辈子积了德呢?”

    林小夕“啧啧”感慨:“你这运气也真是好,这么好的男人都让你遇上了。

    关键是真疼你啊,这么多年了,也一直对你这么好。”

    他们聊着,薄斯年就突然推门悄悄进来了。

    林小夕身上还穿着伴娘礼服,看他进来就立刻起身笑着阻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新郎怎么跑进来了?这还没走红毯呢,新郎不准进来啊,快出去快出去!”

    薄斯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系着深红色的领带。

    用林小夕的话说,他就是“套个麻袋也好看”,这样穿正装更加气场逼人,加上身形颀长,满满都是禁欲气息。

    如果忽略他此刻看着陆宁只差没流口水的笑容,他真就是极其完美了。

    林小夕起哄不许薄斯年到陆宁那边去,薄斯年给她塞了个厚厚的红包。

    林小夕立刻见钱眼开,不仅让他过去了,还自觉出去把门带上了。

    薄斯年立刻凑陆宁身边去了:“阿宁,我们一晚上没见了。”

    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隔了一年半载了似的。

    他们之前都是待一块的,但按这边习俗,新郎新娘结婚头一天,是没办法住一起的。

    他说着就要去亲陆宁,嘴上哄她:“阿宁今天真漂亮。”

    陆宁笑着推他:“你够了,我是要美美地当新娘的,你别把我妆蹭掉了啊。”

    薄斯年出声保证:“不会,我就亲一下。”

    化妆师给陆宁补完妆也出去了,这新郎新娘真不是一般的黏,她给人化妆这么多年,头一次吃了这么大一口狗粮。

    薄斯年刚在陆宁脖子上亲了一口,外面就有人嚷嚷起来。

    “新郎人呢,新郎人呢?!跑哪去了,仪式就要开始了,快回来快回来啊!”

    嚷了几句,直接用上了婚礼现场的广播:“新郎是不是被新娘占去了,快还回来啊。等办完仪式回去,有的是时间腻乎啊!”

    婚礼现场的嘉宾都笑翻了,薄斯年才终于不情不愿地从化妆间里出去,准备走红毯的环节了。

    外面广播声终于停了,陆宁一张脸都红成了煮熟的虾子。

    她暗暗埋怨薄斯年这个时候还跑进来,一抬头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在笑。

    婚礼主持人说完祝词,再欢迎新娘入场。

    大门打开,陆宁一袭洁白奢华的长婚纱,从里面走出来。

    小蕊跟星云跟在后面,帮她提着婚纱裙摆,陆宁搀扶着陆成弘的手臂,一步步走向红毯尽头的薄斯年。

    温琼音在台下高兴得直掉眼泪,牧知舟看着,有片刻的恍神。

    随即也带着滴水不漏的轻笑,担心坐在身旁的任玥口渴,他帮她拿了杯饮料。

    陆宁激动得脑子里都是空的,后面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台下一直起哄,薄斯年跟她交换戒指,再亲吻她,在她耳边说“我爱你”。

    晚上婚礼结束,宾客散尽,豪华和喧嚣结束,他们回了自己的小家。

    陆宁换下了婚纱,穿上了最随意舒适的家居服和拖鞋,跟薄斯年一起靠在沙发上。

    这些年总是他在一次次地说爱她,而这次换了她,很认真地跟他说:“斯年哥,我也很爱你,很爱很爱你。”

    薄斯年将她抱紧在怀里,红了眼眶:“我希望一直都是我多爱你一点。”

    他多爱她一些,多护着她一些,这一辈子,她只要愿意好好被他爱着就好了。

    他们一家四口,小蕊跟星云会慢慢长大,而他们会慢慢老去。

    不变的是他会永远爱她,爱他们的孩子。

    时间会老去,人会老去,而他爱她,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这些年兜兜转转,所求也不过就一个她,和一个家。

    【全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