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您的娇妻很抢手全文阅读(雨馨馨)最新章节更新_总裁大人:您的娇妻很抢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总裁大人:您的娇妻很抢手

作    者:雨馨馨

类    型: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3:15    最新章节:第148章:大结局(下)

—————————————————————————————————————

总裁大人:您的娇妻很抢手全文阅读: 被祖训逼婚的苏离落,却遭遇男友背叛和陷害,一怒之下跟一名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保安领了结婚证.视线挪到结婚证上名字的时候,她心中一惊,大叫一声:“结婚证名字印错了。”她手指着男方一行字,名字不是宋辉,而是叫白逸辰。 “没错。”身边站着的‘宋辉’淡淡说了一句,便收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结婚证。 “没错?你不是叫宋辉吗?” “那只是一个临时的绰号而已,不用在意。”

—————————————————————————————————————

总裁大人:您的娇妻很抢手最新章节试读:

    她冷哼一声,理了理自己的旗袍站直了身子。

    看着罗大军的时候,她的眼里尽是鄙夷。

    “瑞达?恐怕宋家护不了你。”白逸辰冷哼一声:“处理你,恐怕不需要多费事。”

    白逸辰的声音听上去冰冷彻骨,可苏离落这次却完全站在了白逸辰的这边。

    杨如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刷新了她二十几年的三观。

    对于这样的女人,她一点怜惜之心都没有,她就应该为她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试图还想跟韩君清求情的罗云倩,此刻捂着脸哭着跑出了大厅,这辈子有这样的一对父母,她恐怕再也没有脸面求这个情。

    “白逸辰,你别想一手遮天,想给我扣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你休想!我只是想过的更好,我哪里错了?还得你母亲摔跤难产是章清做的,还得阿芬难产是因为她自己不自爱跟什么教授弄三角恋。呵呵,那场爆炸就更无稽,我只是想炸死罗大军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我怎么知道白宏伟和韩立都在船舱里。我以为他们都还没过来而已。最恨的就是把他们俩个炸死了,没炸死这个不要脸的无耻男人。”

    杨如芬说着说着指着罗大军破口大骂。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怎么会有今天的境地?

    “你个臭娘们,没炸死我你很后悔是不是?我就要你的丑恶公布天下,仗着几分姿色,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还好意思跟我叫嚣!”

    罗大军此刻瞅准时机,怎么能忍受杨如芬的质控

    他看了白逸辰和韩君清一眼,便大吼道:“快快,赶紧给她抓起来送进警察局,我可以给她炸游轮的事情作证。还有她勾搭韩立和白宏伟的事情……”

    “罗大军!”杨如芬听着罗大军的罪状,牙狠的直痒痒,举着自己手提包就砸了过去。

    罗大军见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提包,狠狠一推,直接把杨如芬推在了一旁的塑雕上。

    用力太狠,杨如芬的脑袋狠狠的刻在了塑雕上,印出一大片的血渍。

    “我的脸,我的脸!”

    杨如芬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脸颊,鲜红的血渍从她的脸颊冒了出来。

    手指长短的一个伤口真正占据了她的半张面孔。

    众人唏嘘。

    杨如芬引以为傲的漂亮脸蛋,此刻血肉一片,她抱着脸颊大吼大叫的冲出了大厅。

    留下在场的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消失的门口。

    鲜血淋湿了整个大理石的地面。

    “真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整个疤痕怕是把脸都给毁了。”

    范婷宝摇头唏嘘说了一句。

    苏离落也幽幽接了一句:“她这辈子估计最骄傲的事情就是这张漂亮的脸蛋,现在也算是对她最大的惩罚了。”

    看着白逸辰,苏离落靠在他的身上,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这里面是她和白逸辰的结晶,若不是罗云倩报复性的告诉她,恐怕她自己都还不知道呢。

    “离落!”苏离芯夫妻俩个看着这场几十年的闹剧,一直没有说一句话。

    待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才和丈夫走了出来,唤了一声自己的妹妹。

    只是一段时间没跟妹妹联系,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做的不称职,从小父母过世,她作为姐姐,这简直太失职了。

    “姐,姐夫,对不起。”

    苏离落低着脑袋,冲着苏离芯小声的道歉道。

    “事情都过去了,只要你安全,我们也都放心了,不过,这边忙好了之后,一定要带着妹夫去看看爷爷。知道了吗?”

    千言万语,姐妹俩也只是一眼便能通透。

    林慕做着和事老,从中调和了一下,抚平了苏离落瞒着家里人结婚后瞒着家里的这些事情。

    “姐姐,姐夫,你们在家里多带几日,我会带着离落跟你们一起去看爷爷,这件事情早该我去做,是我的错。”

    白逸辰放下了平日里霸道总裁的脾气,轻声细语的揽过所有的罪责。

    一旁的范婷宝和林文修,加上坐在拐角的墨晴都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三天后。

    李思琪传达了消息。

    杨如芬在宋家各脉自杀了,宋家人因为知道杨如芬的所作所为,嫌晦气,直接把杨如芬的尸体丢到了殡仪馆,再也没有过问过。

    罗云倩草草的把杨如芬火化之后,出国消失不见了。

    罗大军本想找女儿讨点好处,却被查出来这些年做了太多的坑蒙拐骗,被韩君清的一纸证据给送进了监狱,判了十五年。

    他的后半生怕是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林瑞国因为林文修恢复正常的事情,解开了心结,跟章清办理了离婚手续,辞了育英大学校长的职位。

    而章清当年给杨如芬传达消息,被白逸辰利用关系,把教授头衔给卸了,父亲因为贪污受贿,也被双规。

    “好了,现在万事大吉,该受到惩罚的人,老天一个都没放过。”

    方清礼听着李思琪的汇报,拍手叫好。

    他乐呵呵的看着沙发上满眼都是苏离落的白逸辰,唏嘘的摇了摇脑袋:“你们俩真是够了,天天这样亲亲我我的够了吧。”

    “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白逸辰射过一道冷光,要不是他传达了错误的消息,自己也不会那些日子郁闷的对着自己的太太下狠手。

    夜夜强要苏离落,惹得苏离落受尽了委屈。

    “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方清礼双手投降:“不过我也算功过相抵了。要不是告诉你宠物店老板找过罗云倩,你也不会那么快发现罗云倩的秘密。是不是?”

    宠物店的老板发现猫咪还是之前那只猫咪,却重复的过来打疫苗,便找罗云倩确认了一下。

    白逸辰才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查询

    “好啦,你们别拌嘴了,方清礼,以后你要是敢让墨晴受委屈,我绕不了你。”

    苏离落娇嗔一声,朝着方清礼丢了一个白眼,随即温柔一笑靠在了白逸辰的怀里。

    “我肯定不会,但是她还生我气,不说了,该下班了,我得去接她。你们慢慢腻歪。告辞!”

    说着说着方清礼抬手看了看时间,撒腿便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看着方清礼紧张的模样,苏离落也总算安下了心,相信他会对墨晴很好的。

    “学姐和林文修又去旅游写生了,墨晴也有他的照顾,我总是可以安心的养胎了。”

    苏离落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虽然还不是很明显,却总觉得里面有个神奇的小生命。

    “白太太,您准备什么时候带我见家长啊,姐姐和姐夫提前回去了,你总不会还不准备带我回去吧。”

    白逸辰把苏离落抱在怀里,一本正经的哀求道。

    苏离落却娇嗔一句:“姐姐姐夫教的可真顺口,不要脸。”

    “是?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更不要脸了!”

    白逸辰说着便凑上了唇,被苏离落一把给挡住了:“别闹,这里是办公室。等这两天奶奶准备好了,我们就一起回去,好不好。”

    “好!”白逸辰魅惑应了一声,起身便把苏离落抱在了怀里。

    “白逸辰,你做什么!”

    “办公室里有休息室你不知道吗?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白逸辰嬉笑着抱着苏离落走进了隐蔽的休息室,只是片刻里面就传来了微弱的暧昧的声音。

    三个月后。

    白帝集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白帝集团的继承人白逸辰迎娶了已经怀孕三个多月的苏离落。

    婚礼办的空前盛世,让多少梦寐以求嫁入白家的千金小姐都为之惋惜。

    上官丹凤也正式的辞去董事长一职位,把白帝集团完完整整的交到了白逸辰的手里。

    一直视白帝为仇家的韩君清也放下了成见,回到了韩氏集团在国外的总公司。

    临走前,他单独跟苏离落见了一面,具体说了什么白逸辰不知道。

    他也没有去问,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苏离落早就被罗云倩卖到了国外。

    临走的时候,韩君清把苏离落万能血的事情告诉了白逸辰。

    虽然,白逸辰开始存在怀疑,可是,当看到罗云倩留下的那段视频的时候,他没有去找范婷宝和林文修对质,已经相信了韩君清的话。

    通过自己的手段,制作了一系列的准备,才让国外的买家相信这个万能血只是一个国际玩笑而已。

    事情也总算告一段路。

    而劳碌了一生的上官丹凤也终于清闲了下来,就等着抱一抱这未出世的重孙子。

    不过,跟他抢着这个活的,还有苏离落的爷爷。

    俩个老人没事切磋一下棋艺,喝喝清茶,也算是其乐融融。

    六个月之后。

    苏离落产下一男一女,苏爷爷带着苏离芯一家也住进了白府。

    当天晚上,苏爷爷把家里所有人召集在一起。

    屏退了所有女佣下人,就连段祥海也打发了出去。

    在苏离落和白逸辰的卧室,他拿出了那颗从苏离落出租房搜来的血藤。

    “爷爷,你怎么有这个?”

    苏离落见到血藤的立刻就紧张了起来,白逸辰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安抚道:“别怕,有我在。”

    “逸辰……”

    “韩君清都告诉我了。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白逸辰会意的点头,苏离落才明白过来,原来白逸辰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你们不用着急,这几个月,我一直也很煎熬。”

    苏爷爷见状一边解释,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本泛黄的书籍:“我们苏家的诅咒,历代祖宗都恪守谨记,一定要在苏家女儿二十五岁之前给嫁出去,否者就会给苏家带来不幸,这个不幸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婷宝那丫头告诉我你的血液能救治百病的时候,我便回到祖屋翻出来这本手札。”

    “爷爷,你又在说什么胡话呢?祖训祖训,我从下听你说到大,今天你咋又说起这个事情,还有这个是什么东西?”

    苏离芯见爷爷又在唠叨祖训,着急的插了一嘴。

    打量着血藤不明所以。

    而苏离落和白逸辰相视一眼后,急切的等着爷爷继续说下去。

    林慕见状,才一把拉着苏离芯坐了回来,示意她好好听。

    “别打断我的话。”苏爷爷一脸严肃,制止了苏离芯后继续说道:“手札里说的很清楚,苏家女儿只要超过二十五岁,没有圆房,再跟血藤的汁液结合,就会让体内产生一种万能的药物,这种药物也就是这个苏家的女儿就会拥有起死回生的血液。”

    “起死回生?爷爷,你是不是老……”

    “离芯,别打岔!”林慕捂着自己妻子的嘴巴,小声的呵斥了一声。

    她差点就骂自己爷爷老糊涂了,苏离芯知道失礼,急忙也闭上了嘴巴。

    “这样的奇遇,是几千年来,历朝历代,多少皇帝,达官贵人都梦寐以求的。所以,自古以来,苏家女儿但凡有过这种奇缘的人,下场都很惨,也给苏家招过灭顶之灾。至此,苏家就立下了这个规矩,但凡苏家有女儿,二十五岁之前就给嫁出去,那么,永远就不会有人再有这种奇遇。”

    “爷爷,那如果有了怎么办?”白逸辰再也控制不住,询问出口。

    苏爷爷捏着手里泛黄的手札,点了点头:“这也简单,手札上说,只要这个孩子生下一个女儿,用女儿的血混合这血藤的根吃下去,那么,她体内的万能血液就会消失,恢复如常。但是,人性是贪婪的,有了这种血液的人怎么会甘心再让她消失呢?孙女婿,你愿意吗?”

    听到这里,白逸辰和苏离落也明白了爷爷为什么现在才把这件事说出来,为什么会煎熬几个月。

    他怕苏离落生下的是个男孩,那么这件事就要等苏离落生下女儿才能去办。

    如今,重孙女就躺在摇篮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白逸辰看着苏离落,紧紧的抱了抱,起身便拿起了苏爷爷手里的血藤,走到了自己女儿的摇篮边上。

    “你做什么?”

    众人惊呼,苏爷爷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一把拉着白逸辰,从身后递出了一根银针:“别乱来,这个消过毒的,微微一滴血即可,别为了老婆伤了孩子。”

    白逸辰轻笑,看了看众人,接过了苏爷爷手中的银针……。

    本书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